天光找到神奇电话

  超级市场发生情杀案,妻子涉嫌杀害情妇,何天光带队调查,下属阮志高认为妻子是凶手,但天光仍感有疑点,在现场细心调查。时高珊自称是目击者,她所见到的事情并不完整,她凭?推理推断出案情,但天光以证据为重,拒绝接纳高珊的推理。

  天光母亲张月萍是法证人员,丈夫大河也是警员,在二十年前放走疑犯,继而死在妓女床上,令她对男人死心,一直与天光相依为命,在公在私都是好拍档。天光因父亲的死而憎恨之了不忠的男人,他一直调查廿年前断脚命案,此案当年由大河负责,大河却放走疑犯贺正南,正南一直逍遥法外,天光立志破案以雪前耻。

  天光几经调查,发现高珊推理正确,超市命案与她所想的不谋而合,但他认为她只是偶然猜中。高珊是个伤残的推理小说作家,以真实案件为题材写作,她热衷廿年前的断脚命案,认为正南非凶手。李诗菁是高珊的表妹,是一名新扎女警,身手敏捷,立志除暴安良,刚调到天光的一队。由于再次发生断脚命案,天光认为正南再犯案,时天光在大河遗物中找到一旧电话,而此电话竟能响起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按大河线索追捕正南

  在电话的另一方,竟是二十年前的大河,天光大吃一惊,但基于对父亲的不满,拒绝相认。天光托大河调查当年正南的事,吩咐他寻找正南的父亲贺九。大河虽感奇怪,但感天光也是警察,又能讲出当年未发生的事,对天光深信不疑,互通消息。高珊向月萍查问断脚命案消息,天光反感,直觉高珊挖他疮疤。高珊收到神秘电邮,对方跟她谈断脚命案,感谢她信任正南,高珊认为他就是正南。

  天光在大河的情报指示下,找到贺九,但高珊却早他一步到达,原来她是按电邮的内容推理出来。二人在屋内找到断脚命案死者灵位和剪报,还有一些关于整容资料,认为正南曾经整容。

  贺九患哮喘病,天光等送他入院,高珊出版社上司许翰林到医院找高珊,天光和高珊见他异常紧张贺九,感怀疑。高珊试探翰林,揭穿他是正南,翰林否认杀人,决定逃走,但不放心父亲,才回来照顾他。天光带队来缉捕他,翰林一时情急,劫持高珊。双方追逐,翰林欲自杀了断,高珊苦劝,争持不下,天光即拘捕翰林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高珊和天光扮情侣

  高珊不满天光不分青红皂白拉错了人,坚持正南是无辜。高珊认为正南早已戒烟,故案发现场的烟头可证明有第三者,正南透露两位女友均是先后都有第三者被杀,他是难洗嫌疑。记者问高珊何以执着正南一案,高珊认为凶手目标是正南女友,故冒认是他女友,欲引凶手出来。

  天光亦调查烟头属谁,致电大河,请他找来当年正南的案烟头,送到现代,与现代发现的烟头比对DNA。大河照做,天光把烟头交给月萍,经化验后,发现两个烟头DNA?合,但并非属于正南。高珊找天光扮另一男友,故作花心,引真凶上钓,高珊的母亲妙兰以为二人真拍拖,兴奋不已,但诗菁醋意大作。高珊性格乐观,不以伤残为憾,天光欣赏她。

  二人对薄饼店进膳,店员Herman对高珊甚细心。凶手在停车场袭击高珊,天光懊悔未能保护她,建议上司派员增缓。高珊被禁离家,闷闷不乐,与天光通电话讨论案情,高珊记起凶手说了一句耳熟的说话,二人想起此句来自正南的大学论文,即到图书馆找寻。

  天光发现论文早在廿年前遗失,于是致电大河,吩咐他捉拿偷论文的贼人。大河一时不慎,被贼人逃走,但他记起贼人身穿好记的制服。天光即到好记寻人,按线索到他家拉人,在他的家发现断脚命案的凶器和残骸。时外买仔送外卖到高珊家,高珊见他形迹可疑,推断他是凶手,外买仔即时发难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 天光发现大河二十年前奸情

  外买仔袭击高珊,幸天光及时赶到救回了她。天光审问外买仔何以犯案,外买仔表示当年他是餐厅小伙计,常被恶霸欺负,正南屡次代他出头,令他由感激变成崇拜。外买仔为了解正南,研读其论文,却错误理解正南的人性论,把坏人杀尽,连累正南被误为杀人犯。月萍同情正南,二人成好友。高珊送礼多谢天光救命之恩,二人感情大进。天光致电大河道谢,但仍放不开心结,与他相认。富商卓志成聘请高珊替其死于交通意外的妻子妙玲写传记,并交给她一?情书作参考。志成收到勒索信,谓手握妙玲当娼的相片,志成报警,此案由天光负责。志成对妙玲当娼感惊讶,表明从不知道妙玲曾当娼,正南凭信件的字迹,推理出疑犯特征,天光佩服。高珊发现信件中有数封写于廿年前的信非出自妙玲手笔,感奇怪。天光致电大河查问,发现大河竟与别的女人一齐,天光大怒。时为月萍生日,大河买下金炼准备送给她,月萍暗中得悉,高兴不已,但大河并没送给她,又以工作为名,没陪她过生日,令月萍失望。志成收到一张妙玲与嫖客的照片,天光觉得照片中的男人甚面熟。月萍化验照片,放大图像,竟发现相中人是大河和妙玲,妙玲手中持着的正是大河所买的金炼。月萍得悉廿年前自己生日夜,大河与妓女一齐,既羞愧又痛心,天光安慰之,心中更恨大河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高珊向天光坦白身世

  大河致电天光,天光因他召妓,怒骂他,大河莫名其妙,对于天光会有他和妙玲的合照,感奇怪。后大河告诉天光急需一笔钱,欲叫他透露当年赛马结果,让他赢钱,天光认为他为妙玲求财,斥责他,更把电话丢弃。志成给予一大笔稿费高珊,但叫她不用写,高珊明白他是想保守妙玲曾当娼的秘密,一口答应。大河补送香水当礼物给月萍,月萍仍感失望。大河带队到公寓扫黄,原来他和妙玲一起是为了放蛇,他发现房中有一小洞,有记者秘密偷拍黄色架步,大河猜想天光所见的照片应是该记者所拍。天光为了大河情绪低落,高珊陪伴在旁,鼓励他勇敢面对,当年她因父母离异,离家出走遇上车祸,导致半身不遂,但因此令父母复合,让她得回温暖的家,故她相信焉知非福,且她直觉妙玲是另有苦衷。天光被她的乐观感动,把案件重新思考,推测妙玲非死于意外。天光见小童欲在他所种的树上画公仔,即上前驱赶,高珊见他紧张大树,知他仍重视大河,天光在树下找到大河留下的时间囊,内里有当年偷拍的记者的名片,二人即往找他。记者拒绝答覆天光,高珊扮鬼扮马问出究竟,但眼前人非当年的记者,该记者早已去世,天光失望。高珊和天光想起勒索相片中有一种特别香味,应是重要线索,高珊回卓府,发现妙玲房间暗藏遗书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和月萍调查大河之死

  妙玲的遗书透露当年为供志成读书,不惜当娼,遇上来放蛇的大河,大河同情她的遭遇,劝她回头,更送了原本送给月萍的金炼给她,以解她燃眉之急,自此她重返正途。天光查出相片上的香味是汽车香熏,勒索志成的正是卓家司机阿强,阿强只是勒索金钱,并没杀害妙玲,妙玲怕面对志成而自杀的,真相终于水落石出。志成后悔自己忽视了妙玲,间接害死了她,高珊乘机劝天光要对大河坦白。天光急忙找回电话,并致电给大河向他道歉。月萍和天光知道误会了大河,母子认为当年大河死在妓女床上一事,一定另有内情,决定重返大河伏尸的公寓调查,公寓老板指出当时大河服食大量软性毒品而死,该妓女事又后无故发财,更匆匆移居英国。天光暗中立誓要为大河之死,查过清白。大河致电天光,请他打听其子近况,天光支吾,大河怀疑天光正是其子。高珊到医院当义工,一昏迷廿年的病人许文标突然苏醒,指出当年他是被推落楼受伤昏迷。天光接受调查文标一案,但事隔多年,证据已消失,天光致电大河,请他到当年案发现场调查。大河替天光做抛掷实验,测试文标是被人推落楼抑或是自己跳下去,结果证明文标是被推落楼。天光查出文标有一仇家丧坤,认为他最有可疑,但他后来会死于仇杀,遂叫大河劝丧坤小心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和大河父子相认

  天光到树林,忆起童年时大河曾教他摩斯密码的情形,他望向树林的树排列显示出摩斯密码的父亲爱你的字句,天光明白大河对他的爱,感动不已,即致电给他,与他相认。大河对未来人天光早有心灵感应,见他有所隐暪,明白他有苦衷,一直等他相认,父子彼此终得谅解。文标旧日的仇家丧坤到医院探望他,丧坤因当日大河的提点而避过一劫,觉悟前非,成传道人。天光从大河的线报中,知当日是一个名叫梁少芬的租客推文标落楼,四出找少芬的下落。大河送来一幅廿年前目击者所绘的少芬画像,但只是孩子涂鸦之作,天光未能看出线索,诗菁却对画像似曾相识。高珊在妙兰的垃圾中,找到一个梁少芬的旧印章,起疑心。高珊跟踪妙兰,发现她与文标相识,当年妙兰因报复景昌不忠,冲动下与文标发生一夜情,更诞下一女,文标以此来勒索她。高珊听到后,难以相信自己竟是文标的女儿,晴天霹雳痛哭起来,天光见状,安慰之,但高珊并没告知身世秘密。诗菁发现高珊暗藏少芬对象,向她追问,高珊和盘托出,二人决定帮妙兰。天光买了一双鞋子给高珊,令她喜出望外,二人感情大进。月萍见天光买女装

  鞋,不断追问他是否拍拖,天光笑而不答。天光催诗菁查少芬下落,诗菁故意拖慢,天光怒骂她,指派她与志高跟踪妙兰和文标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诗菁得悉身世之谜

  文标向妙兰勒索,诗菁出言阻止,志高见她失控即阻止。志高向诗菁展开追求,诗菁不胜其烦。高珊和诗菁向妙兰打听其私生女的下落,妙兰推搪谓她早已夭折。大河问天光廿年后他的近况,天光支吾。天光叫大河查文标在廿年前的所作所为。天光找到其私生女的出世纸,可惜已被火烧,只余灰烬,大河把灰烬放在树下转交给天光。天光把灰烬交给月萍复修,月萍发现出世纸上的名字竟是诗菁。天光发现高珊对他隐瞒妙兰的过去,向她追问,高珊为保护母亲,向他下逐客令,二人决裂。妙兰到酒店找文标算帐,高珊担心她,吩咐她先等自己到来才上去,但妙兰没理会,直上文标房间。高珊抵达酒店外,即见文标从高处堕下身亡,吓坏了她。天光勒令诗菁停止调查文标一案,因她是文标和妙兰的私生女,诗菁听到自己身世,晴天霹雳。文标之死,妙兰嫌疑最大,诗菁力指妙兰是凶手,天光拘捕妙兰,高珊又担心又气愤。妙兰与文标的过去,令天光认为她是有杀人动机,诗菁更指证妙兰,高珊替妙兰说好话,但天光和诗菁不接受。诗菁搬走,高珊力劝无效,志高邀她同住,诗菁无奈答应。诗菁替文标打斋招道,高珊见状,欲安慰她,却被拒,高珊见她态度强硬,只好离去。诗菁上庭指证妙兰,更表明痛恨她,妙兰痛心疾首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妙兰无罪释放

  天光等在酒店发生堕楼意外的一层找到一名清洁工人,他表明案发当日,除了妙兰外,并没见其他人,但后来天光查出他说谎。天光在文标的遗物中找到两对不同尺码的鞋,却不知属谁的。诗菁为文标举行丧礼,丧坤到场致祭,天光发现他的脚印,与文标的鞋尺码一样,即追捕他。丧坤逃走时不慎被车撞倒,重伤入院。丧坤伤重陷于弥留,其妻向天光表示丧坤并没有改邪归正,只借居圣堂来逃避仇人,他得知文标和妙兰的事,与文标合谋向妙兰勒索,但二人因财失义,发生争执,丧坤推了文标落楼。天光求丧坤在死前讲出真相,让妙兰脱罪,但丧坤未讲完已断了气,天光为免高珊失望,并没告诉她未能录起丧坤的遗言。天光找大河,请他找丧坤录下廿年后的遗言,丧坤莫名其妙,但怯于大河,答应了他。天光拿着录音带上庭,为妙兰辩护,她终无罪释放,高珊一家感激天光。高珊向天光道歉,天光不计前嫌,替她绑鞋带,令她甜在心头。钻石邱彼特之星展出,高珊欲约天光一同参观,但又不敢开口。大河警局失窃,现场除了一根头发外并无其他线索,求天光看一看廿年后的纪录,找出犯人,天光却发现此案已成悬案,叫大河把疑犯的头发交给他验DNA。上头因志高工作态度欠佳,欲调走他,天光力保他,但他却误会天光说他坏话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涉嫌偷取邱彼特之星

  传说邱彼特之星能发出奇异光芒,撮合有缘人,高珊对它感好奇。邱彼特之星的主人程太接获恐吓信,警方高度重视,派天光负责保安工作,志高处处刁难天光,天光无奈。高珊独自去看展览,遇上天光,她感与他有缘。天光和高珊一同看到邱彼特之星的奇异光芒,感高兴。诗菁告知高珊对天光有好感,高珊为免伤害她,故意说谎谓看不到邱彼特之星的奇异光芒,天光见她隐瞒感失望。天光常收怪电话骚扰,感奇怪。大河传来的头发经DNA测试非属于任何一个疑犯,天光问他会否是警局有内鬼,大河想到自己的拍档刘忠。天光查出刘忠在廿年前交通意外身亡,叫大河提醒他。大河向刘忠查问,刘忠原来因欠下巨额赌债,才铤而走险,大河劝他自首,刘忠逃走,大河见他差点被车撞倒,即拉开他,但他仍被另一部车撞死,大河内疚未能救回他。大河想起自己早死,写下遗书放在树下交给天光,天光感到他情绪低落,十分担心。邱彼特之星在天光看守后仍失窃,天光坚称案发时曾见一黑衣人,当时他正追捕此人。志高等人翻看闭露电视录像带,发现并没天光所讲的黑衣人。天光被停职,高珊安慰他,并与他交换手机,免他再受骚扰。诗菁信任天光,协助他调查,发现伟峰有可疑,追问他,证实与他无关,但无意中发现志高收藏大量摄录仪器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陷于困境

  诗菁积极为天光翻案,惹来志高不满。高珊收到天光所称的怪电话,认为非恶作剧,托诗菁在警方档案中,找寻怪电话的来历。天光和诗菁找到怪电话来自李文强,即找寻他,他原来是走私客,但天光到场时,他却逃走了,时志高等到来,志高一口咬定天光放走文强,诗菁替天光辩护,反被上头因她泄露机密而被停职。志高到天光找寻证据,不慎弄坏了大河留给月萍的绝版唱片,月萍痛心。高珊叫天光追求诗菁,但天光却看到高珊留在手机中,欲传给他的约会短讯,知她对自己存爱意,决定拒绝诗菁,但诗菁表示绝不放弃。天光向高珊示爱,高珊为诗菁拒绝了他。天光陪高珊再到邱彼特之星的展览馆重组案情,高珊在伤残人士洗手间中,发现内里曾经做过改装,凿开墙壁,发现埋有摄录器材,二人推断案发当日,有人在此洗手间内播放有黑衣人的录像带,令天光被怀疑。高珊和天光认为此事是刻意安排,即到负责改装工程公司,到达时已人去楼空,二人所见的是天光的照片和关于他新闻,感犯人是冲着他而来。天光想起此人会否是刘忠的儿子,更怀疑此人正是志高。大河看医生,被告知患上癌症,为免连累月萍,欲及早了断,致电天光告别,时天光忙于跟踪志高,电话由高珊接听,高珊听到对方竟是廿年前已死的大河,感奇怪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大河隔世鼓励月萍

  刘忠死后,大河照顾其妻和子,但被对方拒绝。月萍思念大河,又担心天光,情绪异常,高珊和正南担心,常陪伴左右,正南更用催眠,令她感到轻松,但月萍情况并没好转,高珊心生一计。高珊致电大河,请他隔世鼓励月萍,大河照做,月萍听到大河的祝福,心情转好。大河一通完电话,廿年前的月萍,要求与大河共舞,大河见妻子如此依靠自己,又自知命不久已,吩咐她要珍惜生命,月萍不明所以。正南发现月萍服用的感冒药被换成迷幻药,告知天光和高珊,天光认为有人针对他们两母子。诗菁一口咬定是志高所为,志高却继续调查天光,诗菁恨透志高。诗菁和高珊逛街时,见到电器店的电视机正播放志高向诗菁示爱的录像带,诗菁向店员查问,店员谓志高在此购买了影音器材,但不懂得运用,故请店员做好录像带在店内播放,高珊感奇怪,若志高不懂使用器材,不能转换展览馆的保安录像带。月萍遇袭,志高奋不顾身相救,诗菁见他受伤,感紧张并陪他送院,志高告诉她,他并没有害天光。天光怀疑是刘忠之子刘耀祖是幕后黑手,高珊和诗菁到刘忠坟前埋伏,发现一智障男童,经证实他正是耀祖,天光获释。大河查出当年刘忠妻子原来亦怀有身孕,并诞下一女婴。天光和月萍正与程太一起,程太一听到此消息,即劫持月萍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和高珊成一对

  程太原是刘忠之女,她恨透大河,认为他害死其父,欲向天光和月萍报复,设下布局,谋害月萍和天光。天光与程太发生纠缠,天光被车撞倒,幸高珊与警察到来迎救。天光知程太对大河误会很深,找来当年刘忠的债主,向程太解释,债主谓刘忠嗜赌,欠下巨债,幸大河接济,程太明白怪错了好人,向月萍和天光道歉。天光感谢高珊,并告知月萍,他与她暗中以摩斯密码通消息,令二人及时得救。天光约高珊去舞会,更坐轮椅出席,与她跳轮椅舞,令她喜出望外。高珊教天光坐轮椅的方法和打篮球,天光发现高珊的世界另有乐趣。高珊带天光到海边看雨后彩虹,她告诉天光她的视线较常人低,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,劝天光勿执着,情不自禁吻了天光,二人终成一对。正南知月萍紧张大河所送的黑胶碟,欲替她找回,但到处找也找不到。正南告诉月萍,当年大河对他很好,愿意相信他没有犯罪,故他坚信大河是好人,但月萍却拒绝忆起大河。天光知正南对月萍有好感,但月萍未能忘记过往,找大河想办法。大河四出寻找黑胶碟,终找到并传给天光,再由天光交给正南。月萍见正南不辞劳苦,替她找回黑胶碟,感动不已。高珊和天光拍拖,高珊行动不便,给天光带来不少麻烦,天光不以为然,对高珊体贴万分,但高珊却闷闷不乐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改变高珊命运

  高珊自卑感作祟,不想事事要天光照顾,与他约会时,拒绝他接送,欲被楼梯难倒,高珊勉强用轮椅上楼梯,不慎跌倒,怕被天光发现,偷偷离去。天光追问高珊,高珊坦言以往从未因伤残而自卑,因其伤残令破碎家庭重整,但因爱上天光,令她痛恨自己是残疾,她感矛盾,决定与天光分手。天光认为是因自己才令高珊痛苦,心生一计,致电大河,叫他阻止高珊所遇上的交通意外,大河照指示做,救回童年的高珊。天光收到大河完事的消息,高兴不已,即联络高珊,但却找不到。天光到高珊家找她,只见到诗菁,诗菁知天光找高珊,惊讶万分,与妙兰声称高珊早已失踪了廿年,天光大吃一惊。天光返家,欲致电大河,月萍见他手持大河遗物,怒不可遏,指斥他念念不忘大河,天光奇怪。天光联络上大河,大河知道他救回当年的高珊,已把历史改变,所有关于高珊的事并没发生,天光不知所措,大河安慰他,表示一切改变,但父子情不变,天光不再感无助。大河叫天光找廿年后高珊的父母找线索,天光找到高珊父亲景昌的律师楼,跟踪他到一大宅,但大宅突然发生爆炸。天光在现场找到一具焦尸,证实是社团龙头丁国燊,国燊留下一录影带给景昌,带中见国燊录下遗言,警方认为他是自杀的。天光在录影带中,发现高珊的踪影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高珊变成社团龙头的养女

  天光从录像带中找线索,并无进一步头绪,回与高珊看彩虹的地方,却遇上受袭的高珊,但她完住记不起天光。天光送高珊到医院,她被证实失忆。天光送她返家,她对诗菁和妙兰全无印象。高珊被杀手追杀,打斗时突然记起自己住在酒店,遂与天光回酒店,在行李中,找到一大堆信件,查出高珊本名丁芷韵,是国燊的养女。天光带高珊返回爆炸案现场,把案件重组,更找到当日撞倒高珊令她失忆的汽车和车主,诗菁对天光只关注高珊感不满。景昌宣读国燊遗嘱,大部份遗产及龙头之位交由高珊承继,国燊的三姨太Betty和手下摩啰感不满。天光告诉高珊,景昌是其生父,高珊拒绝与他相认。天光带高珊去看彩虹,高珊对奇景感惊奇,但对天光并没印象,天光失望,时又有杀手以冷枪暗杀她,幸她及时躲避。上头对天光过分关注高珊感不满,劝他应与社团中人保持距离。大河告诉天光,摩啰和Betty有奸情,天光叫大河注意二人的行踪。天光派伟峰和志高监视Betty和摩啰,在他们口中,知道国燊有一秘密情妇,而该情人是一名爱画之人。天光等在国燊的办公室中找到一幅由九幅小画组成的大画,而画的背后竟藏有一夹万,内里还有一分国燊的遗嘱,而上面的火漆明显曾被撕开,于是天光心生一计把九幅画重组,发现是长发女人人像,众人却想不出画中人是谁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国燊命案真凶落网

  在狱中服刑的正南曾替国燊写传记,对国燊有认识,天光找他讨论案情,他分析国燊的情妇,认为她不甘寂寞,故意留下此画以炫耀与国燊的关系。天光吩咐大河跟踪国燊和情妇,大河发现二人踪影,但见其情妇竟进入男洗手间,对其身分感奇怪。诗菁生日,天光忙于查案,竟忘记了,她认为是因高珊才令天光忽略了她,遂到夜总会找高珊算帐。天光按大河情报到画廊,找到国燊的手下兆钧,他否认画是属于他,指画是另一手下阿宇的。兆钧带天光找阿宇,却发现他自杀,并留下遗书,认与国燊是同性恋关系,他恨国燊过分关心高珊,又曾偷看国燊的遗嘱,知他把一切留给高珊,一时愤怒,杀害了国燊。案件告终,大河请天光替正南洗脱冤情,天光按未改变历史前所知的一切,设局引出断脚真凶外卖仔,把他拘捕,还正南清白。正南出狱,感激大河及天光帮助,月萍客气地为正南父子煮一顿美食,贺九虽神智不清,仍记得大河为人老实,爱惜家人。月萍感慨自己一直耿耿于怀大河之死,她的话被电话另一边的大河听到。大河知自己的死因一定伤透月萍,但不明何以自己会死在妓女床上。志高到高珊的夜总会找她,更向她示爱,原来志高为诗菁才这样做,高珊怒极,向天光投诉,天光表明他和她才是一对,高珊莫名其妙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高珊向天光道出真相

  高珊返回加拿大,天光劝阻,请正南催眠高珊,令她回复记忆,但她甚么也记不起,天光请高珊试打电话给大河,可惜电话不通,天光只好目送高珊离港。大河把结婚戒指和写给妙玲的情信交给天光,叫他转交给月萍,让月萍对他死心,天光不赞同他的做法,认为这样做会令月萍更痛恨他,大河谓宁愿月萍伤心一次,好过伤心半生,天光答应帮他。月萍看见大河的信件和戒指,认定大河是负心人,伤痛欲绝。大河吩咐天光撮合月萍和正南,希望月萍得到幸福。天光烦恼高珊把二人的过往遗忘,大河劝他应顺其自然。天光遇见高珊欲杀害国燊的女佣,天光上前阻止,二人大打出手。天光制服高珊,高珊谓是阿宇杀害国燊,阿宇不满国燊为社团事业,牺牲二人感情,决定向他报复,更设局令高珊成帮凶,后阿宇为灭口,欲炸死她,但不慎炸伤自己,致昏迷不醒。高珊认为没人会相信她的话,故一直说谎,天光表明会相信她所讲的一切。天光带高珊回妙兰的家长住,诗菁感不满,志高劝诗菁应尝试接纳高珊。诗菁痛恨高珊抢走了天光,处处跟她作对,高珊忍让。正南对高珊的转变感奇怪,认为她是有所隐瞒,担心她会对天光不利,劝天光勿过分信任她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大河发现高珊冒充丁芷韵

  志高见诗菁为了天光而不快,感烦恼,找伟峰诉苦,欲借酒消悉,伟峰却不肯借出其私人珍藏的酒。天光为令高珊一家团聚,联络景昌与妙兰一起吃饭,一家人和好,高珊感激天光。正南认为高珊行径可疑,但天光完全信任她。大河努力找寻童年的高珊,终找到国燊家,但发现国燊的养女芷韵非他当日所救的高珊,大吃一惊。大河推断高珊冒认是国燊养女,欲通知天光,但电话却接驳不上。高珊故意在诗菁面前与天光亲热,令诗菁更为不满,还不断挑拨天光和诗菁,但天光却不发觉。妙兰和景昌复合,但景昌的情妇突然到律师楼捣乱,更有商业罪案调查科的警员上门调查,令妙兰更恨透景昌。妙兰到警局保释景昌时,遇上许文标,他即指控妙兰在廿年前推他落街,妙兰被捕。诗菁得悉自己是妙兰和文标的私生女,怒不可遏,高珊竟落井下石,斥责妙兰,天光见状感奇怪。法庭之上,警方传召丧坤,他指证妙兰蓄意推文标落楼,妙兰被判罪成。诗菁突然家变,心情恶劣,高珊安慰她,表明不会与她争夺天光,诗菁大喜。另边厢,高珊向天光示爱,却因诗菁的关系而拒绝天光,天光即当面为高珊拒绝诗菁,诗菁气愤。天光见到高珊和丧坤在一起,发现是高珊收买丧坤捏造证据,令妙兰入狱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为高珊身受重伤

  天光质问高珊何以这样对付家人,高珊坦言景昌和妙兰被捕都是她举报,这样做是为了报复当年妙兰和景昌抛弃她,令她流落街头,天光对高珊的所作所为感失望。诗菁失恋,伤心不己,志高趁机安慰她。天光找伟峰诉苦,伟峰提及他曾有一名女友Laura,她本是他的线人,但常被她欺骗,伟峰在不知不觉间爱上了Laura。有一次Laura警告伟峰有黑帮欲杀害他,伟峰不相信,最后Laura为救他而被黑帮枪杀,Laura临死前与他饮了半瓶酒,伟峰将余下的半瓶酒留至今日。高珊原来是兆钧的养女,她受养父所托对付国燊和阿宇。伟峰告知诗菁,她家变全因高珊挑拨,诗菁大怒,找高珊算帐,二人大打出手,志高和天光及时赶到制止诗菁。月萍和正南认为高珊并非好人,劝天光疏远她,但天光深爱高珊,同时认为高珊行歪路是因他改变其命运而起,故他有责任帮她。天光和大河失去联络,彼此想念对方,大河把童年天光所画的画埋在地下送给天光,天光收到后感温馨,大河留言谓要小心高珊。高珊代表社团与摩啰的手下开战,天光赶到,强行带走高珊,天光为保护她而身受重伤,最后更将高珊放走,高珊虽难明天光对自己如此死心塌地,但也感动不已。天光被送入院,高珊偷偷探望他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和高珊误会对方

  月萍发现高珊探望天光,怒斥她并赶她走。兆钧见高珊异常关心天光,劝她小心天光。高珊不理旁人指点,仍探望天光,更亲吻他表示愿与他一起,天光喜出望外。月萍反对天光与高珊相恋,天光置之不理。大河找寻童年高珊下落,发现她被毒贩利用作运毒。天光向高珊讲述以前的一切,但高珊并没记忆,天光送上手炼给她,并求她离开社团,高珊答应考虑。高珊告诉兆钧欲与天光离港,兆钧表面同意,但心中另有打算。高珊代兆钧同敌方谈判,双方大打出手,天光带队对场扫荡,见高珊正在厮杀,即拉她离去,再劝她离开血腥,回加拿大,更表示愿放弃一切陪她,高珊被打动,答应了他。高珊见兆钧受伤,兆钧告诉她他被警方埋伏,更谓天光送给她的手炼是偷听器,高珊误会了天光。天光因偏袒高珊而被上头停职。兆钧回忆廿年前在街头上掳走高珊,利用她和其它小童运毒,一次行动被大河追捕,兆钧为自保竟把收藏毒品的高珊推落山。事后兆钧把受伤的高珊送院求医,但目的只是套出毒品下落,但高珊却误会兆钧对她好。国燊的养女芷韵是自闭儿,她喜欢高珊,兆钧为讨好国燊,才收养高珊。高珊痛恨天光,欲杀他报复,幸伟峰舍命相救。天光到兆钧家搜捕高珊,兆钧把所有罪名推落她头上,更透露她的下落,天光追踪她。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  天光告知大河其死因

  天光找到高珊,互骂对方出卖自己。大河找到当年医治高珊的张医生,逼他拍下影带指证兆钧,更把童年高珊的事写下来,把录影带和信埋在树下,望天光能收到。电话回复正常,天光联络上大河,天光告知大河翌日下午他会因服食过量兴奋剂死在妓女床上,大河半信半疑,但天光言之凿凿,大河惟有答应全日不外出。天光拿着大河给他录影带约见兆钧,逼他放过高珊。天光指控兆钧,高珊不信,更枪伤天光,此时兆钧露出真面目,要杀高珊灭口。危急之际,天光出手相救,制服了兆钧,天光即致电给大河,但已联络不上,担心不已。高珊被捕,向天光讲出真相,她在兆钧指示下,合谋杀害国燊,并嫁祸阿宇,高珊感后悔。诗菁探望高珊,表示众人已原谅她,高珊感动。天光告诉高珊愿等她服刑归来,更不断回忆过往,令高珊不是味儿。高珊突然逃走,更企图跳楼自杀,天光即赶到制止。高珊谓她根本不是天光所认识的高珊,所有回忆她并没共鸣,不想拖累天光。天光谓无论如何也会等她,高珊犹豫。月萍投考英国鉴证课程被取录,天光替她高兴,谓应是大河在天之灵保佑,月萍反应奇特,谓大河只是失踪廿年,并没死去,天光大吃一惊,奇怪大河何以不联络他。天光带着戒指到监狱探望高珊,高珊会因被打动吗?
搜索在百度 搜索在谷歌
电视剧:父与子
父与子海报
导演:王为
执行制作:张书福、林明杰
制作人:郑朝城、赵金虎
电视类型:家庭伦理
国家/地区:港台
非官方网站:
首播时间:
2011-07-19

剧情概述:
展开所有
  台湾家庭父亲和孩子之间的感情往往比较含蓄,但父亲的一言一行却深深影响著孩子,描述纺织大亨与五位孩子的新戏开镜仪式,拜拜时香炉还旺到“发炉”,民视总经理陈刚信特地赠上“通情达变”的家训匾额,希望把父子间的亲情关系,真实呈现给台湾观众。

  纺织业大亨与五个子女间父子情感故事。

  “ 看一个呼风唤雨的大老板,管理公司他是专家,为什么回到家里当爸爸,却有那么多繁琐杂事要他操心?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各自有各自的条件和理想,他是否能样样照顾周全,让每一个孩子都觉得公平?看一个母代父职的女强人单亲妈妈,一心一意想要给自己的女儿一场最幸福风光的婚礼,为什么会遭遇困难?一边是纺织界的龙头老大、一边是Motel精品旅馆连锁店女王,两边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企业,为什么亲事怎么协调都无法定案?看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第二代,是否就一定命好有出息?看在平凡家庭长大的孩子,就算没长辈庇荫,是否就无法靠自己的双手打天下?

  台湾家庭父亲和孩子之间的感情往往比较含蓄,但父亲的一言一行却深深影响著孩子,描述纺织大亨与五位孩子的新戏开镜仪式,拜拜时香炉还旺到“发炉”,民视总经理陈刚信特地赠上“通情达变”的家训匾额,希望把父子间的亲情关系,真实呈现给台湾观众。

  《父与子》导演为王为,王为曾执导民视多部经典连续剧,包含《意难忘》、《娘家》与《新兵日记》等,皆为收视率的金牌保证。《父与子》网罗邵氏巨星、名导演宗华,民视八点档连续剧《夜市人生》的柯叔元、方馨、沈世朋、陈宇风、叶家妤、林义芳、张铭杰、楚宣及兵家绮,民视周五偶像剧《新兵日记》的李兴文、庞庸之(阿庞)、傅子纯、唐丰、钱君仲、苏晏霈、张嘉心及楼庭岑,民视八点档连续剧《娘家》的朱慧珍、宋逸民,与老牌演员赵倍毓、钟佳珍、黄仲裕等人,堪称集合了全台上百名优质演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