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德基电子优惠券
主创人员
导演:王心慰
监制:王心慰、朱影文
编审:蔡婷婷、黄仪、古士
主要演员
电视类型:爱情偶像警匪
国家/地区:港台
出品单位:
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(TVB)

首播时间:
TVB翡翠台 2008-09-22
>>电视播出时间
别名:明争暗斗
  冤狱

  一个秋风肃杀的晚上,身为惩教署督导员的张承希﹝郑嘉颖饰﹞,忍不住内心的愤恨,拿起士巴拿向着继父曾树梁﹝罗乐林饰﹞痛击。事后警方根据公证行老板唐立言﹝郭晋安饰﹞口供,在案发现场附近寻获一把染了死者血渍和希指纹的士巴拿。证据确凿下,希被判误杀罪名成立,入狱13年。

  希身为前惩教员,铁窗生涯比常人受多百倍之苦。而事实上,希跟表兄言情同手足,言为甚么倒戈相向成为案中主要证人呢?另一方面,希打伤梁后,慌忙而逃,对丢弃士巴拿已印象模糊,在百思不得其解下,希决意出狱后找言查出真相。

  真相

  希万料不到调查梁命案的真凶,直指希妹夫杨健业﹝蔡子健饰﹞。

  案发当日张颂思﹝何绮云饰﹞向兄长希哭诉被梁非礼,希一怒之下找梁晦气,并发生冲突,希打伤梁后离开,其后梁被发现死亡。根据言的调查,当日思也向当时身为男友的业哭诉过被非礼之事,而业在案发的时间一直行踪成谜。希向思查问之下,发现业果然大有可疑。希想不到因为想保护思,惹来牢狱之灾。

  最令希为难是;自从与母亲刘洁仪﹝商天娥饰﹞感情疏淡后,最关爱的就只有妹妹思一人。如今希若要得回清白,就得亲手捣毁思现在的幸福家庭,希经不起思的哀求,决定不再追究,牺牲自己的前途,来成就妹妹的幸福。

  孑然一身的希,此时,重遇狱中当义工的利佩嘉﹝蒙嘉慧饰﹞。嘉8年前随义工团体探访监狱,辅导囚犯,其中一名辅导的对象就是希。希在狱中过着非人生活,特别难过,唯遇上嘉,犹如遇上黑暗中的阳光,心里暗暗动情。希重遇嘉高兴之际,骇然发现嘉不但名花有主,护花人竟是言。

  嘉也想不到男友言就是令希受牢狱之灾的重要证人,基于同情与愧咎,嘉尽力帮助希建设新生。言也基于嘉的关系,主动提出请希来自己的公证行工作。

  其后,嘉不断收到匿名信,信中指出一些言的奇怪事,暗示言并非表面的忠诚。身为记者的嘉,在追查中,查出寄匿名信的竟是希。嘉徘徊两男之间,究竟谁是谁非?

  杀机

  未几,言养父唐学仁﹝秦煌饰﹞因心脏病逝世。仁死后,将遗产平均分给给女儿唐凯敏﹝姚子羚饰﹞和母亲李素娥﹝黎萱饰﹞、妻子苏丽芬﹝吕珊饰﹞,但由言当执行人。自此,娥便一直担心言觊觎家产,甚至会因此而加害自己、媳妇和孙女。娥越是针对言,言越是逆来顺受,越显得娥是捕风捉影,对言只有偏见,芬和敏更是信任言。娥终日活在惊恐中,甚至要希帮忙在家中安装录影器材,就算有日言真的谋害自己,也有证据将之绳之于法。

  时娥遇交通意外逝世,希觉娥之死,与言有关,嘉亦觉事有蹊跷,对言生疑心。言难接受嘉的变心,竟将嘉禁锢,以求解决双方关系,希决以身犯险营救嘉,最终……
  幕后解析

  关于公证行

  公证行是担任中间人的角色,为有争拗的双方进行公正的评估,而且跟争拗双方是没有经济利益关系。他们的工作涉及调查真相,所以从业员需具备侦探头脑、调查手段、法律知识、谈判技巧等,如剧中唐立言﹝郭晋安饰﹞和唐凯敏﹝姚子羚饰﹞在处理麻雀馆被劫案中,就代表委托的保险公司到麻雀馆人调查真相。

  正因为工作需要,从业员相识满天下,赵家杰﹝杨英伟饰﹞就曾请黑道朋友好好“招呼”张承希﹝郑嘉颖饰﹞。而唐立言﹝郭晋安饰﹞在调查张承希案中,就从检察官朋友方面着手,可见公证行从业员“黑白”两道都会接触到。

  一般来说,接触“黑道”会由男生负责,即使简单如取数据,女生亦需要在男同事陪同下进行,所以唐凯敏﹝姚子羚饰﹞私下接触麻雀馆中人,已属“犯规”。

  剧中的唐立言﹝郭晋安饰﹞是言证行董事,其实要成立公正行,必须依循法律程序。而不同性质的公正行所受的法律限制不同,公正人具备的专业资格亦有别。

  郭晋安郑嘉颖“与敌同行”

  《家好月圆》后,TVB新剧《与敌同行》22日晚接档,两大视帝郭晋安与郑嘉颖首次来了个正面交锋,两人一改平日的角色形象,郭晋安挑战反派,郑嘉颖也成犯人。播出两天,网友已经热议,由于郭晋安的角色还没有太多戏份,网友将注意力集中在郑嘉颖身上,更是传出劈腿搭上佘诗曼的郑嘉颖人气下滑,却不妨碍网友对他演技的赞赏!就连戏中对手郭晋安都力挺他能够蝉联视帝!

  郭晋安:“阿旺”变“杀人王”

  以“阿旺”一角深入民心的视帝郭晋安,向来在TVB剧中被塑造成善良、耿直的一类型,这次却被包装成“杀人王”这个大反派,在剧中饰演一个为求目的不惜杀人放火的大奸角,令一直盼演奸角的他终于如愿以偿,可以一洗乖乖仔的形象。

  郭晋安表示:“虽然是奸角,但戏份写得角色很合情合理,相信观众会有共鸣,而且同我以往角色有很大差别,一定有新鲜感。”

  郑嘉颖“爱情小生”变“犯人”

  TVB新鲜视帝郑嘉颖向来以靓仔、有型见称,也经常在一些爱情小品中扮演谈谈恋爱之类的角色,这次在剧中他将初尝“犯人”滋味,造型上更是剃成粗犷的陆军造型示人,还特别在右眼角加上疤痕,为了演好坐冤狱的囚犯角色,开拍前嘉颖还追看热爆剧集《越狱》来取经,不过郑嘉颖表示很开心,“因为不用再拍摄一些小品爱情剧,可以改改戏路”。

  台上比拼台下相惜

  虽然之前有消息说TVB要造就林峰得奖,但郭晋安称看好郑嘉颖夺“最佳男主角”,他认为投票没到最后一刻不知结果。

  而郑嘉颖则表示跟郭晋安合作像打球一样,认为对方是一个很好的对手。看来两人真是惺惺相惜。

  此外,对于两大视帝在剧中的表现,监制王心慰表示:“我不是卖花赞花香,郭晋安的表现真的很不错,他演过很多角色,这次他演唐立言有两面,有讨好的一面,也有阴暗面,他很凶的眼神会令人害怕。至于郑嘉颖也有很大的发挥,是完全的突破。”

  拼正邪两人“大洗底”

  《与敌同行》讲述郑嘉颖误会郭晋安诬赖他坐了10年“冤枉监”,出狱第一次件事便找郭晋安报仇。据悉,在《与敌同行》中,两人的独特角色都是度身定做的,而且跟以往的角色十分不同,都进行了“大洗底”。

  向来以靓仔、有型见称的郑嘉颖,于剧中将初尝“犯人”滋味,更要剃成粗犷陆军造型示人,还特别在右眼角加上疤痕,为了演好坐冤狱的囚犯角色,开拍前嘉颖还追看热爆剧集《越狱》来取经。不过郑嘉颖表示很开心,因为不用再拍摄一些小品爱情剧,可以改改戏路。

  至于以“阿旺”一角深入民心的郭晋安,被重新包装成“杀人王”这个大反派,在剧中饰演一个为求目的不惜杀人放火的大奸角,令一直“昐”演奸角的他终于如愿以偿,可以一洗乖仔形象。安仔表示:“虽然是奸角,但很合情合理,相信观众会有共鸣,而且同我以往角色有很大差别,一定有新鲜感。”

  斗演技平分秋色

  郭晋安、郑嘉颖在戏中斗智慧、斗正邪,两位视帝级人马大斗演技也大拼演技。不过两位视帝碰头都显得很谦虚并互赞对方。郑嘉颖坦言不怕被观众作比较,始终郭晋安是他的前辈,相对压力较少。

  而郭晋安觉得演戏方面嘉颖给他很大启发,还戏言被嘉颖刺激到肾上腺素上升亢奋失眠,他说:“我已经尽力,如果真要比,我希望可以平分秋色。多好戏一定要有对手,不可以一人独大。”

  至于监制王心慰也表示大小两小生平分秋色:“我不是卖花赞花香,郭晋安的表现真的很不错,他演过很多角色,这次他演唐立言有两面,有讨好的一面,也有阴暗面,他很凶的眼神会令人害怕。至于郑嘉颖也有很大的发挥,是完全的突破。”

  争女人大打出手

  郭晋安、郑嘉颖不断互相猜忌,各有图谋,但却爱上同一个女人——蒙嘉慧(饰)。女主角方面,据知当初曾落实由蒙嘉慧(YoYo)及钟嘉欣这对在《溏心风暴》中的“争仔二人组”演出,不过其后钟嘉欣要接演与郑则仕合作的《金石良缘》而临阵退演,最后只留下YoYo独撑场面。剧中YoYo将饰演一名新闻女主播兼任记者“找料”,外形中性兼硬朗,与现实性格十分相似。

  据悉两人争“女”的最高潮是郭晋安和蒙嘉慧正在举行婚礼,刚出狱的郑嘉颖前往抢婚,并掌掴郭晋安。两大视帝,徘徊于正邪之间的明争暗斗,扣人心弦,激动人心。

  十年前的一个晚上,承希为了替被非礼的妹子出头,愤而痛殴继父。事后被警方拘捕,被控谋杀,而指正他的人就是表兄立言,由于证据确凿,承希被判入狱。十年后,立言已成为城中才俊,出狱的承希却一无所有。承希深知自己没有杀人,誓要查出真相。没想到立言当日是作假证供,而他与承希继父更有着不可告人的利益瓜葛。
  最难看透的是人心——《与敌同行》

  《与敌同行》这部戏其实剧情并不复杂,早在第四集左右我已经知道究竟谁才是那个“敌人”了。一直看下去,一个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为了看郑嘉颖、郭晋安两大视帝的同场比拼。

  但是看完这部戏就感觉有点不舒服,因为,最难看透得就是人心。

  一个被从孤儿院领回来的孩子,养父母给了他爱与关怀,按道理说,他不应该有什么心理阴影了,为什么他还会那么的贪心。

  为此他冤枉好友坐牢,害死养父,害的奶奶撞车,不给养母治病,精神虐待妹妹。

 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
  他已经是一个孤儿了,女朋友Carmen也是一个有着职业,思想崇高的女性,他要那么多钱来有什么用呢?这应该是编剧没有交待清楚地一件事情,也是编剧上的一个疏漏。

  一个有着美好前途的青年,只因为一时冲动而伤人,却没想到让坏人有机可乘,而坐了十年冤狱。出狱后,他曾经被社会抛弃,他也曾抛弃自己,但为自己洗清冤屈的信念使他坚强的生活着。但是,他也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。为了自己的计划,而欺骗了Kelly的感情。一个女人,一个准备接受他过去一切的女人是值得用真心来爱护的,绝对不可以作为复仇的工具。

  Carmen,一个有爱心,聪明的女人,在爱情面前,智商却降为0。一心一意要嫁入虎口,还好最终悬崖勒马。
  

与敌同行播放时间

分集剧情介绍

 - 与敌同行分集剧情介绍,分集概况
第1-5集第6-10集第11-15集第16-20集第21集大结局
  因为妹妹张颂思被后父曾树梁非礼,张承希气愤之下把树梁打伤。树梁后来证实死亡,承希成为疑凶。法庭上承希的表哥唐立言指证承希曾出现于案发现场附近,令承希被判入狱。十年后公证行职员唐凯敏到一报称遭打劫的麻雀馆调查,负责人不肯合作,幸得其兄长兼公证行老板立言解围。

  立言及凯敏到医院送父亲唐学仁及母亲唐苏丽芬回家,祖母唐李素娥提醒大家当日是承希出狱的日子,众人回想多年前承希已离家出走,以为承希因为母亲刘洁仪改嫁才变得反叛。

  承希出狱后,妹夫杨健业欲叫他上东莞打工,不想承希在家长住。承希找母亲洁仪,承希指她当年改嫁不当,洁仪则指他是杀人凶手,最后承希抢去洁仪银包。

  立言的公司收到死亡恐吓信,后来其家亦被人放火,他和家人惟有搬离住址;之后承希忽然在新址出现,更向立言表示他搬家亦无用。

  立言下属赵家杰知道这件事,竟自作主张派人打承希,想不到众人反被承希打伤,承希怨恨更深。立言聘请保镖守护家人,但他的私人保镖被承希支开,立言亦被埋伏在车内的承希打晕。
  承希把立言强掳到悬崖边,要立言解释为何嫁祸于他。立言强调只是实话实说,纠缠间两人更双双堕海。警方在海边发现立言昏迷在沙滩上,送院医治后并无大碍。颂思知承希出事后慌张到海边寻兄,洁仪怕她胡思乱想把她带回家。洁仪想起承希小时候的往事,明白是自己与树梁一起生活后,才令母子关系变坏。

  承希的尸首还未寻回,立言怕承希会伤害他的家人,要众人搬离寓所;素娥相信承希不会捣乱不肯离去。

  立言亦忆起与承希年轻时的快乐事,不信他变得如此偏激。立言找朋友查探承希杀树梁的档案,尝试为承希找出真凶。立言的保镖发现坐驾遭人破坏,公司亦遭人纵火,众人怀疑是承希所为。

  立言从纵火狂徒留下的打火机,知道不是承希所为;立言忆起秋瑞的手下钢牙超曾用类似的打火机,李sir立即把他拘捕。警方从犯人口供知所有事情也是秋瑞为报复而做,证实与承希全无关系。

  重案组未寻获承希的尸首,认为承希未死。立言从颂思处得悉健业与树梁早已认识,关始怀疑健业是凶手。凯敏知立言想帮助承希,到公寓找承希不果留下字条,但承希早已驾车直往立言的公司去。
  承希见立言出现二话不说把车撞向立言;二人在纠缠间,立言说出相信承希并没有杀人;立言拿出档案内的照片,指有健业公司纪念品的标志。

  承希到颂思家问她案发当日健业在哪况,令颂思也怀疑健业杀死树梁,但却不敢说出。承希到健业办事处找他,健业看见承希凶恶的模样,立即致电报警。

  李sir通知立言到警署认人,立言指承希没有绑架他,令承希不用被起诉。颂思问健业树梁死当天的事,健业竟急得向颂思表示,若她再追问必会‘家破’,吓得颂思不敢追问下去。

  立言向承希推测健业的杀人动机,令承希相信是他行凶。颂思认定健业是真凶,但她不想失去家庭,只好求承希不要告发。承希到酒吧喝酒发泄不满,立言问他打算如何处理,承希为爱妹只有隐瞒真相。立言为承希查得真相,二人终冰释前嫌,立言也放下心头大石。

  洁仪在天桥底看见承希,见他自暴自弃感担心,只好找立言去作说客。立言知承希不高兴时会到天台看飞机,遂到天台找他;立言鼓励承希要重新振作,更把他带回洁仪家居住。立言对承希说洁仪其实一直也没有放弃,依然关心他。
  承希虽然搬回家,但母子间始终也有隔膜。承希四出找工作,却不敢把坐牢十年的事说出。承希遇上早年常到监牢探望他的义工佩嘉,才知她今日已成为今天的当红主播;承希感到佩嘉没有看轻自己,对未来再次积极起来。

  承希在家中同样看到健业家俬公司的标志,惊觉健业可能不是真凶。

  承希再到健业的议员办事处找他,发现他正与一内地妇人小红为钱而争执。承希向小红查问,得知原来健业隐瞒的是十年前曾召妓一事;小红更说出立言也曾问过同样问题。

  承希知立言有所图谋,立即赶到健业家,要健业向颂思隐瞒召妓一事,让颂思以为健业是杀树梁凶手,因不让立言有所防范。颂思果然以为健业是真凶,而承希又主动说出原谅他,颂思终不再为此事烦恼。佩嘉相约承希,承希刻意打扮赴会,原来佩嘉想带他回教会认识新朋友。

  佩嘉介绍男朋友给承希认识,承希惊讶立言竟是佩嘉的男朋友,对立言更恨之入骨。承希欲把立言的恶行说出,但因没有证据而打消念头。

  承希在树梁的遗物中发现树梁曾急让茶餐厅,于是到茶餐厅查问当年的事。
  言与佩嘉探访希,佩嘉更说言已为他找到便利店的工作。娥发现芬与言开联名户口,怕言会抢走芬的财产,出言要芬提防。仪因银行搬迁而把梁放在保险箱内的东西取回家,希发现梁与皮具厂可能有关连,调查后得知皮具厂在十年前遭大火烧毁,老板得大额赔偿。希遇上志勤,得知当年皮具厂是言负责保险赔偿,希立即找业查皮具厂老板下落。希知佩嘉想访问释囚,主动答应受访。仪看出希对佩嘉有好感,劝希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,更不可抢去言的女朋友。敏代娥约希吃饭,希乘机偷看言的信件。佩嘉提议一起去烧烤,众人更邀希出席。
  希与业到东莞找巨荣,欲追问皮具厂大火真相;但荣已身患重病。希答应接荣回港医治。仪找言帮忙到梁的旧居察看漏水情况,希一同前往。希向言查问如何推测业的杀人经过,言竟流畅地推断出来。回家途中言对希说已向嘉求婚,而嘉亦答应了。希迎接荣,要他交出证据,荣只答应在手术后才肯交出。言与嘉回家宣布婚讯,娥以家庭习俗为由阻止二人结婚。娥向嘉坦言不喜欢言,要嘉另找更好的伴侣。言指不会因娥所言而放弃婚事,嘉亦对言充满信任。言带丽芬到医院覆诊,遇上荣大感愕然。言不动声色跟踪希监视他的举动……
  言在业办公室门外偷听二人对话,听到希骂业刻薄要他做搬运工人。言怕希会说出业杀死梁之事,因此把希带走。希收到嘉的电话相约见面,终按捺不住向嘉示爱,嘉不懂面对只有离去。有客人到言的公司找麻烦,言得悉客人的主诊医生在荣住的医院驻诊,要求会晤该医生,目的想查出荣是否在医院治病。荣没有向希交出证据,更待希交了医疗费后更逃去无踪。希独自到酒吧买醉,嘉收到希电话怕他出事而到处寻找;希见嘉出现后立即拥着嘉并要他放弃嫁给言。仁提议言与嘉可在结婚前先订婚,言与嘉也同意。
  仪看见希出席订婚派对大为担心,希果然借醉闹事把言推下泳池。嘉以为希捣乱派对全因自己,对言更感内疚。希离家出走,更无助地坐在酒吧喝酒,突然被旁人的一句说话惊醒,终于知道怎样与言周旋。言收到希的来电,知希在昔日看飞机的天台上;言劝希不要冲动自杀,希非但没有跳楼,反而承认自己的错误。言鼓励他振作,更请希到他的公司工作。希回家后主动向仪要求拜祭梁,仪相信希醒悟而感高兴。希到言公司上班,遇上嘉时向她道歉。希与敏调查村屋有裂缝案件时,希救回差点从树上跌下的敏,令她对希另眼相看。
  敏回家后对希赞不绝口,娥知敏对希有意。嘉到公司找言时不慎滑倒地上,希怕嘉会有误会而刻意与她保持距离。希发现琳是公司的百事通,开始对她产生兴趣。言本与嘉同往长洲跟进抢包山受伤案索偿的保险调查,但言有事叫嘉独自前往。杰把长洲的调查交给希处理,希到长洲会合嘉;两人因赶不上尾班船而在长洲度宿;希怕尴尬情愿在沙滩等天亮。言认识了地产发展商周先生,而他欲购下仁和丽芬所住的大厦,他更请言当说客劝仁卖楼。娥觉言不怀好意反对卖楼,仁反而认为收楼价钱吸引;嘉知言为娥一事烦恼,代言游说娥。
  仁不理娥的反对,听言所说把楼卖掉吐现作投资。希从同事的口中得知,琳为安全把公司的重要文件和夹万锁匙分开摆放。希趁琳不在房间时,私自入内欲开启机密文件柜却被琳发现,琳却怀疑希对自己有意思暗自高兴。公司传出希暗恋琳的消息,敏听后吃醋直接问希是否喜欢琳,希直认不讳,令敏大为失望。嘉姊姊珊专诚从外国回港祝贺她订婚,珊更向嘉表示正与丈夫分居,要嘉好好珍惜言。嘉鼓励希追求琳,希见嘉全没醋意暗自心伤。希与琳放工时,琳不慎弄跌手袋;希替她拾起时看见公司的锁匙,于是暗中收起……
  承希偷看  立言私隐

  承希偷回公司把保安系统关掉,然后偷看公司的机密文件,因此发现立言有一百万流动现金。立言知闭路电视曾暂停运作,要爱琳检查夹万和文件柜有否失窃。

  佩珊游说佩嘉开投资户口,立言指风险大劝她不要太投入。爱琳相约承希到意大利餐厅吃饭,承希却改往大排档,爱琳虽不习惯也迁就承希。

  承希在大排档遇上花,认出她身上的颈链是洁仪当年托树梁修理的颈链,怀疑她与树梁有关系。承希偷拍下照片回家问颂思,颂思指花是树梁的旧情人。

  佩嘉在公司收到追数公司电话,回家时发现门外遭人泼红油,才知佩珊借钱后失踪。佩嘉找立言帮忙,立言陪她找高利贷公司的大丧谈判。佩嘉回家见佩珊,质问她事情原委;佩珊把在加拿大欠债百万之事说出,更请佩嘉代她偿还债务。

  立言听后答应替佩嘉解决问题。

  承希再遇花更跟踪她;花被包租公追租,承希代她交租。花指树梁被人所杀后令她和儿子德仔生活困难。

  承希见德仔成绩不好主动提出为他补习。承希打听树梁的事,德仔把树梁留下的东西给承希看,承希暗自收起树梁留下的录音带。
  谎言被拆  承希被赶

  承希找到证据,急不及待找健业商量;但健业不慎把录音带卡在机器内。

  学仁退休后,私下向立言说把退休金和卖楼的钱给他作投资。花发现承希是杀死树梁的凶手,立即把他赶走;翌日花到公司找承希,承希紧张地带她离开。

  花原来要钱为德仔医哮喘,承希怕立言起疑,要求花不要随便到公司找他。

  丽芬晨运时遇上意外受伤,学仁紧张得突然晕倒,二人同被送院治疗。立言在医院内遇上花,记起她曾到公司找承希。

  立言见颂思看到花时反应奇怪,终得知花是树梁情妇,更明白承希已知此事。立言约承希喝酒,更借机向承希试探,承希说出借钱给花一事。

  承希怕夜长梦多,叫健业早日修复录音带。花为德仔筹医疗费,立言见她没有钱代她付住院费用,更送花两母子回家。

  立言在花家见树梁留下之录音带,劝花把录音带掉弃,花却不舍。

  洁仪在承希的手电中发现花的照片,因此得知树梁有情妇。承希知立言曾到花家,怕花母子有危险赶往花家。

  承希赶至花家发现已失火,更见洁仪被困火场,立即把她救走;但健业修理好的录音带却遗留在火场。
  洁仪与花  大打出手

  立言看见花的住处大火,肯定录音带已被烧毁后大为放心。

  立言向承希问为何洁仪遇险,承希指她欲上门找花晦气。花母子因去了海洋公园而避过一劫,花亦肯定是高利贷公司所为。花无家可归惟有请承希接济,最终更闯上洁仪家。洁仪见花厚颜出现与她大打出手,承希赶回家将花带走。

  承希请健业安排花母子回东莞治病,使立言与洁仪也找不到他们。

  学仁因心脏病突然入院,而需要大额的住院费。立言向丽芬坦言周转不灵,要动用丽芬的金钱;素娥认为立言自私不肯出钱救学仁。

  家杰安排立言见金达行的老板,承希望立言对有关的保险调查能宽松处理,但立言指会如实调查,吩咐家杰不要插手。

  家杰受金钱利诱,要志勤把报告交给他处理;承希更拍下家杰收取利益的照片。学仁的病况急转直下,素娥不放心立言独自照顾学仁,暗中回医院监视立言。

  学仁过世,素娥欲将学仁风光大葬,但立言指学仁遗愿是火化,素娥指立言心怀不轨,立言气得把借钱给佩嘉还债之事说出;承希找爱琳与志勤一起指证家杰收受利益,立言决定辞退家杰。
  立言受袭  承希相助

  学仁遗嘱指立言为执行人,素娥怕立言夺走遗产坚决反对,丽芬认为素娥对立言成见过深。立言因家事及家杰的事而烦躁不堪,更将脾气发泄在志勤身上。

  承希为助志勤,主动要求陪立言去保险公司开会;家杰因被辞退一事找立言晦气,更以刀指吓立言。承希见立言有危险出手相助,被伤及手指。

  立言追家杰至天台,家杰企图杀害他却失足堕楼。承希被切断了手指筋,立言感谢承希相助,对承希的信任亦增加不少。素娥怕立言会毒害她,佩嘉为立言说好话,但素娥不听劝告。佩嘉与爱琳探望承希,更说婚期可能延期,承希暗自高兴。爱琳被承希的忽冷忽热弄得心烦意乱,佩嘉努力安慰她。素娥不断说立言以利剪指吓她,立言表示素娥可能患上被害妄想症。凯敏找心理医生替素娥作评估,素娥拒绝与医生倾谈。

  佩嘉带爱琳到承希家为他作物理治疗,但承希反应冷淡。素娥发现学仁的金鱼无故死在厕所内,素娥指立言杀死金鱼,但回到房中却发现金鱼仍然活。丽芬与凯敏被素娥弄至不知如何是好,素娥最后更离家出走。
  素娥立言  再起争执

  立言在公园处发现素娥,素娥当众指立言制造事端,令人以为她有被害妄想症;佩嘉与凯敏及时出现把素娥送回家。

  立言公司迟迟也未能出粮,同事议论纷纷,指公司经济出现问题;承希借机问爱琳公司是否周转不灵,爱琳说立言已找到资金注资。

  承希对爱琳表示自己曾杀人坐监,爱琳吓得不知如何是好,经佩嘉开解后,主动对承希说不介意他的过往。素娥为避开立言独自走到洁仪家;素娥向承希倾诉,承希提议素娥可买针孔摄录机拍下立言迫害她的证据。

  佩嘉见爱琳为承希而情伤,提议约承希一同吃饭。承希见立言交钱给爱琳出工资给员工,又加薪给各人,不明白立言的资金从何而来。立言以承希升职为由请他吃饭,实为爱琳制造机会与承希发展。

  素娥自安装针孔摄录机后安心了不少,更在房内偷看各人情况。素娥不慎露了口风,让立言怀疑素娥有阴谋。立言发现素娥暗藏摄录机,更把它们全部拆去。

  素娥发现立言漏拆的一部摄录机有拍下短片;素娥相约承希交收时,却因心急而遇上意外重伤入院。
  承希背叛  素娥气死

  承希为博取立言的信任,把素娥偷录的光碟转交给立言;素娥醒来发现光碟在立言手上,知承希出卖自己过分激动而病逝。爱琳生日约会承希,但承希未有出现;爱琳欲离开时,承希出现更把素娥死去的消息诉爱琳。承希与爱琳成为情侣,承希怕节外生枝要求爱琳不要把拍拖之事说出,爱琳答允。

  立言利用学仁的遗产在股场上大有斩获;丽芬因学仁与素娥之死受打击令病情恶化;凯敏知外国有手术可医治丽芬,要立言从遗产内取二百万给丽芬作医疗费用,立言指要考虑。凯敏认为立言根本不想出钱,兄妹因此大吵一顿。

  承希与爱琳约会,承希得知她的电子记事簿中有立言的夹万密码。立言与佩嘉看见承希与爱琳约会,佩嘉替承希高兴;承希见佩嘉没有半点醋意暗自失望。凯敏生日,立言为她办生日会,凯敏在众人面前要求取回二百万遗产,立言拒绝。

  凯敏指立言想私吞学仁留下的遗产,凯敏趁立言上班时把丽芬接到酒店暂住。承希代立言打电话给凯敏,立言更借机在佩嘉面前说学仁的财产炒卖股票蚀了。凯敏没有钱交房租找承希帮忙,承希却带立言一同到酒店找凯敏。
  承希使计  偷看密码

  凯敏知承希站在立言的一方,只好找同事Alex帮忙找公寓暂住。承希从爱琳口中得知立言在股票上赚了不少钱,希望尽快得到爱琳收藏的夹万密码。

  承希提出到长洲旅行,爱琳开心不已;承希待爱琳洗澡时,借机偷看了她的电子记事簿。爱琳发现承希讨好自己就是要查立言的犯罪证据,对他大感失望。

  承希怕打草惊蛇,讹称偷看是为了想立言与凯敏和好,爱琳信以为真。立言无意中听到Alex与凯敏通电话,向Alex暗示他不要多管闲事。承希偷入立言房中,发现立言用学仁的遗产赚了大钱,更把文件影印。立言以Alex工作失当为借口辞退他,Alex指立言公报私仇。承希不知道将文件副本如何处理,把心一横以匿名身分将文件交给佩嘉,让她自行决定是否调查立言。凯敏向佩嘉指责立言因私怨而辞掉Alex,更指立言不肯拿出遗产让丽芬医病,佩嘉劝凯敏不要把兄妹关系闹僵。

  佩嘉收到承希的文件,但不知是他所寄,怀疑有人欲陷害立言。立言在街上遇上凯敏,劝凯敏认错回家,凯敏拒绝。

  凯敏发现丽芬自杀,医生诊断发现丽芬患上抑郁症,凯敏怕母亲胡思乱想,终向立言认错与丽芬搬回家。
  承希发现  立言秘密

  承希在街上看见志勤与Fiona吵架,承希为怕志勤伤心犯错,自愿陪他到保险公司,跟进董先生的保险个案。承希发现董先生的数个索偿个案也有巧合之处,志勤向承希说调查本由立言处理;承希跟踪立言发现他私下与董先生会面。立言在众亲友面前指会与佩嘉提早结婚,承希欲阻止,把立言与董先生的照片寄给佩嘉。

  佩嘉从立言的电脑中发现他对董先生的申索人调查评级正面,开始怀疑立言的诚信。

  立言为佩嘉决定不接受董先生的行贿,但董先生却不肯罢手。佩嘉开始避开立言;立言怕失去她而感不安。立言把董先生的调查转交志勤,却发觉凯敏暗中找律师争夺遗产。

  承希主动找立言,暗示自己想多赚些钱,愿意代替志勤调查董先生的保险个案,立言答应让承希加入。

  立言送佩嘉回家时问她为何变冷淡,佩嘉以工作繁重为由更拒绝与立言亲热。佩嘉无意中发现凯敏一直受立言控制,更从凯敏口中得知立言的恶行,对立言渐失去信心。

  Fiona等想佩嘉与立言和好,特安排二人见面,但Fiona竟遭人袭击而受伤。
  佩嘉发现  承希用心

  Fiona受伤送院,佩嘉从她口中得知并没有看到凶徒样貌。佩嘉到洁仪家取资料时,发现她的打印机坏了;佩嘉替她修理时看到纸上痕迹,知道承希是匿名送信人。佩嘉质问承希是否想破坏她与立言的感情,承希只向佩嘉说出,将与立言同去收受贿款,更会找出证据指证立言。佩嘉不知到该信任谁,只有等待承希的消息。

  承希准备录音设备后,找立言与董先生会面。立言突然指承希反骨,更说洁仪看见佩嘉与承希会面而通风报讯,二人更大打出手。爱琳看见承希被逐出公司,承希指立言贪污所以把他辞退,爱琳愕然。

  承希质问洁仪为何通风报讯,洁仪指承希不应抢立言女朋友。立言指责佩嘉与承希搭上所以疏远自己,佩嘉否认,指立言一直也瞒骗自己。

  佩嘉因情伤欲放假,更决定离开香港到北京工作;佩嘉为避开立言,特意搬到爱琳与Fiona的家暂住直至离开香港。

  立言与承希也不知佩嘉的下落,均心急地去寻找她。健业提议承希托爱琳搜集立言的罪证,承希却向爱琳提出分手。

  立言到电视台寻不佩嘉,于是另谋对策,找洁仪相助。洁仪助立言以承希的手提电话发短讯给佩嘉,佩嘉果然应约。
  佩嘉失踪  承希担心

  佩嘉遭立言击昏并带至一村屋内禁锢;立言怕佩嘉逃走,不惜放下工作到小屋看管佩嘉,爱琳趁机为承希搜集立言的罪证。爱琳约承希见面,以立言的罪证以换取二人复合,但承希拒绝。爱琳与Fiona发现佩嘉失踪后通知承希。承希从洁仪口中得知她安排佩嘉与立言会面,承希大为光火,更要洁仪联络立言。

  立言接电话后直认与佩嘉一起,佩嘉亦说已与立言和好。承希认为佩嘉受立言的威胁,更到立言家搜查望能从中觅得线索。佩嘉暗地况偷去立言手机找人帮忙,承希及时出现把她救出。二人在半路上遇上立言;三人纠缠间立言与佩嘉不慎堕崖,承希只能救回佩嘉。承希带佩嘉往警署报案,立言忽然带同律师出现,更控告佩嘉与承希打伤他。志勤为博取表现,趁立言不在公司的时候为他调查董先生的保险个案,令立言烦恼非常。

  董先生指立言连累他与申索人损失惨重,要他赔偿二百万。

  凯敏因收到外国医院的来信,误以为医院将替丽芬做手术,但立言指没有钱,令丽芬看清立言的真面目。凯敏带丽芬避走洁仪家,洁仪却通知立言;立言要带走丽芬,承希赶回家中阻止。
  承希要求,志勤协助

  承希透过艾琳安排与志勤见面,承希把立言的录音播放给志勤听,更把立言贪污一事告诉志勤。志勤说出早前为立言做调查,承希指立言不会放过他,吓得志勤不知所措。佩嘉因曾被禁锢而发恶梦,承希因此常陪伴她。承希以为佩嘉熟睡而向佩嘉说出心底话,岂料佩嘉全听进耳;但佩嘉想到艾琳的感受而拒绝承希。

  承希带同偷拍的照片与志勤询问律师,但律师指要更多实质证据。志勤说出有申索人的签名文件已交回给立言,承希游说志勤偷回来作证据。当志勤欲动手时被立言发现,立言大骂志勤反骨。立言交十万元交给志勤,要他与Fiona离开香港直至事件完结,更不能让承希找到他。

  志勤与Fiona商量,Fiona赞成离港;艾琳觉二人可疑立即致电承希。承希知志勤要离去赶往阻止;志勤见承希出现竟跳上的士逃走。承希死心不息走快捷方式追截。

  志勤为逃避走至悬崖边,承希怒骂志勤为钱而出卖他。志勤说不敢指证立言,承希气得以石头打伤志勤;志勤晕倒后承希慌忙离去。志勤醒来时见立言站在他身前,志勤以为立言来帮忙,但他竟说要完成承希未完成之事。

  当立言动手之际,警察突然出现……

  志勤受伤送院救治,艾琳往探望,内疚自己令他受伤。艾琳向承希说出,明白爱情不能勉强,要回美国生活。

  立言自从堕崖失踪后一直没有消息,各人的生活也重上轨道。洁仪与承希的关系虽好转,可惜洁仪一直也未有向承希承认错误。

  洁仪到街市买菜,突然被神秘人用刀指吓。承希见洁仪外出后没有回家,与健业四出寻找;承希突然收到洁仪的来电,但电话中却传来立言的声音。

  立言把洁仪绑架并要承希交出五十万赎款,承希报警找李sir求助。承希照立言的安排交赎款,李sir则在暗处监视。

  立言要承希不停转换地点,承希转了多个地点后,有人突从后施袭,将他打倒并抢去赎款;此人终被捉拿,但却发现他只是立言的替身。警方搜查至立言躲藏的小屋,发现立言与洁仪早离开了。

  立言偷袭承希,更把他与洁仪带到天台上。立言指承希破坏他的一切与抢走佩嘉。立言毒打承希一顿后,更欲推承希下楼……佩嘉收到承希趁混乱中打出的电话,知承希被立言胁持。佩嘉赶到天台,立言却从后把佩嘉制服。在天台打斗中,最终,立言松开承希的手,坠下高楼,但生命无碍。承希希望佩佳可以接受自己,并约好在海湾见面,但因堵车,承希到达时,佩佳已离开并发来短信说二人不可能在一起。

  三年后,佩佳和承希在探望立言的监狱碰见,立言看见承希和佩佳一起来,以为二人已经在一起,表面上已改邪归正,但心里更加痛恨二人,并发誓在出狱后定要对付承希和佩嘉。
更多分集剧情请点击查看所有分集

大陆剧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年排行

港台剧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年排行

韩剧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年排行

欧美剧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年排行

日剧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年排行

东南亚剧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年排行

其他剧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年排行